移动版

梦舟股份深陷经营乏力困局

发布时间:2020-03-09 17:03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传媒行业的景气淡去对梦舟股份的负面影响是极其沉重的,不仅2017年以来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且2018年和2019年还出现巨额亏损,直接导致公司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危险。

1月23日,梦舟股份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亿元到-13亿元。对于本次业绩巨亏原因,公司解释称是商誉减值及应收款项减值所致。而就在其发布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的同日,交易所对其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公司解释商誉减值及应收款项减值的理由。

其实,业绩出现巨亏已经不是梦舟股份第一次给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惊吓”了,其在2018年进行年度业绩披露时就有过类似的经历,当时归母净利润录得-12.63亿元,同比下滑了939.64%。而正是在其2018年度业绩巨亏的阴影笼罩下,股价从2019年7月份以来始终维持在2元以下。

《红周刊》记者梳理梦舟股份近些年发布的公告内容,发现导致梦舟股份今天的困局全是其当年以9.3亿元收购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西安梦舟”)100%股权所导致。在当年的收购完成后,梦舟股份的主营业务由当时的经营铜加工“摇身一变”成铜加工和影视文化双主业。然而,传媒行业的景气淡去对企业的负面影响在其后几年的经营中逐渐体现,不仅2017年以来经营业绩持续下滑,且2018年和2019年还出现巨额亏损,直接导致公司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经营陷入困境

根据梦舟股份对其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相关事项的问询函的回复,梦舟股份于2018年年报中对西安梦舟收购梦幻工厂形成的商誉计提2.7亿元,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梦舟股份合并报表的商誉净值为55219.50万元,仍存在商誉减值压力及空间,因此2019年度拟继续计提商誉减值。

此外,2019年还拟针对业绩补偿款4865.99万元以及应收的股权转让款3835.09万元、股利分红款3417.48万元、资产转让款19616.84万元当中未能收回的26123.09万元(2018年已计提坏账准备11580.03万元)计提减值准备。

就上述几项需要计提减值准备的项目可知,在公司2018年已经计提了大额的减值准备后,梦舟股份目前仍存在超过6亿元的资产减值压力。而这个结果都是由当年的收购所导致的。

在2014至2015年期间,国内文化产业迎来重要战略机遇期,无论是政策面还是市场环境方面都给予文化娱乐产业很好的发展机遇,导致大量影视类公司被上市公司收购而进入资本市场。或是受当时环境影响,梦舟文化也选择通过收购西安梦舟100%股权进入影视文化产业,意图通过双轮驱动规避周期风险,提升企业盈利能力。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收购西安梦舟100%股权虽然让公司营收和业绩在2014年末得到大幅增长,但在2015年开始,除了业绩因有标的公司业绩承诺支撑而保持数年增长外,营收规模已经开始下滑。

在收购过程中,交易对方承诺2014至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0000万元、14000万元和19400万元,而事实上这一承诺也确实“踩线”完成,报告期内完成业绩10428.29万元、14132.90万元和19504.39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标的公司三年业绩承诺期结束之后,2017年和2018年期间,上市公司梦舟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出现了两次变更,而其影视业务业绩出现逆转并进入困境也恰好发生在同一时期。

相关公告内容显示,公司先是在2017年实控人由李非列变更为冯青青,后者承诺取得上市公司股份之日后的60个月内,不减持其个人直接或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维护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稳定。然而就在时间仅过了十几个月,冯青青就违背了当初的承诺,实控人重新变更回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关联方李瑞金。为此事,上市公司还接到过监管层下发的问询函。

也就在实控人变更的这个时期里,西安梦舟核心经营团队在2018年全部退出,这使得当年西安梦舟未能实现有效营业收入,导致2018年业绩出现较大下滑。也就是这一年,因收购西安梦舟而形成的商誉被全部计提减值,梦舟股份的影视板块业务的核心转变为梦幻工厂这一单一主体。

除了影视文化问题外,梦舟股份的另一项主业也出现了问题。公司的2018年年报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之一就是公司及全资子公司鑫科铜业、鑫晟电工报告期内与上海誉洲、上海昱太、东莞科虹等7家公司存在大额资金往来,资金流出累计人民币8.56亿元。从公司给出的解释理由看,是公司在供应商管理、资金收付管理方面管理制度未能有效实施控制,内部控制存在明显缺陷,部分管理人员风险意识淡薄,为谋求高额资金回报,导致公司资金管理制度执行不到位。

巨额资产持续外流

根据梦舟股份披露的2015年以来的各期财报,其2015年以来的货币资金出现了明显减少现象。在2015年年末时,货币资金还有9.73亿元,其后的2016年年末下降到8.30亿元,2017年年末下降至7.30亿元,至2019年9月末,梦舟股份的货币资金仅有5.88亿元了。需要注意的是,就在其货币资金持续减少下,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除了2015年有3045万元的净流出之外,其余各年度均分别有超过亿元的净流入。《红周刊》记者发现,造成货币资金减少的原因应是其报告期内投资活动的现金流量的大规模净流出,而这些流出的资金因被收购标的或投资项目业绩不及预期而最后都形成了高额商誉,并通过计提减值准备的形式从账上“消失”了。

现金流失只是资产外流的一个方面,梦舟股份面临的资产外流还有更复杂的情况。例如梦舟股份披露,通过西安梦舟收购的子公司梦幻工厂在2018年实现净利润8134.01万元,仅为承诺业绩的62.6%,根据约定,交易对方应该在梦舟股份年度报告披露后的30个工作日内(即2019年6月14日前)以现金方式向西安梦舟支付业绩补偿款4865.99万元,然而公司至今并未收到任何补偿款,因交易对方一直在美国至今未归,梦舟股份只能认赔,将该部分业绩承诺款项计提减值准备。

然而即便相关人员在国内,梦舟股份还是遭遇到类似的“尴尬”。梦舟股份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提到,出于优化资产结构和资源配置的目的,西安梦舟在2018年4月将账面价值20831.05万元的存货、预付影视投资款、办公设备甚至往来款打包卖给了嘉兴梦舟,而后者正是明星演员张若昀的父亲张健控制的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与张健相关的应收上海大昀股权转让款3835万元、应收嘉兴梦舟分红款3417万元及应收嘉兴梦舟资产转让款1.96亿元均已逾期未能收回,直接导致公司计提坏账准备约1.16亿元。

虽然梦舟股份多次通过现场及电话沟通联系张健本人,督促张健及其控制的嘉兴梦舟和上海大昀履行还款义务,其中也实现了一部分的款项回收,但总体上仍未能达到此前约定的还款进度。此外,梦股份还要求其追加还款保证,但是嘉兴梦舟、上海大昀及张健回函表示无力提供新的担保物。在交易对方既不还钱又不追加保证情况下,体现出公司收回相关款项的可能性较小,这一结果对于上市公司未来业绩而言,其负面影响显然是非常明显的。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